Sekayl

腐女,喜bf,男模帅哥控。

Sik:

Fire a Gun「7」






 



 
  我之前有在第三章里伏笔叶子法国国籍,未来也会揭露,所以中途叶子有说法语表惊讶😲【好吧其实现实生活中开花也是四分之一的法国血统哟】为了不打扰画面美观法语大意在最末!麻烦米娜了还要翻半天(>﹏<),法语一点也不好,有错见谅。。。

  



 








 
2014-08-27   09:26


Legolas带上墨镜,他开着抢来的玛莎拉蒂在街道驰行。一辆警用摩托横过车身拦住了他。他本不打算踩下刹车,直到男人拍打他的左肩。刚刚上任的小协警在他的记录本上写写画画着,“先生,由于您在主干道上严重超速影响治安…”

他才划好罚单,一把格洛克22已经顶在脑门心,一枪爆头。枪声和警察的血液引起了暴乱。另一名警察跳下摩托掏出手枪对上副驾驶。“举起手,现在!”

Legolas顺应地托起双手离开了方向盘,歪了歪他漂亮的脑袋,后座慢慢弹出另一把格洛克,兀的就塞在协警嘴里。

同样漂亮的Sauron也歪着脑袋,他眯起眼睛饶有兴趣地打量男人。“已经上膛,你的嘴离开枪管0.5秒我就立马扣下扳机。”

协警的枪被迫扔在地上,男人一把提起他的衣领将他拖入后座。“Narco,you can go on now,”他转过脑袋,反手将协警两手绑在一起。这明显的早有准备。假惺惺的善意的笑着取下男人腰间揣着的传呼机。“现在,向公安厅总部汇报,你们所执法范围内出现蓄意袭警行为。好吧,你现在可以把枪吐出来了,已经让我的小美人湿透了,真恶心。…我让你松口畜生!现在立刻!”

Legolas依然稳妥又飞速的疾驰着,他现在压根不会在意是否会将路人顶上墙面撞成肉泥。十分钟后车上抛下了一副尸体,双眼瞪大,丢失了一只耳朵。

在警察到来前,他们已经各自分部到位,地面的队伍开启了猛烈地攻击。疯狂地向拥挤的人群射击。商场街道上人们疯狂逃窜着,不忘声嘶力竭的喊叫。Legolas熄灭引擎和Sauron同时推开车门,他们早就在下车前穿好了迷彩防弹衣。“我们得记住,这不是给警察一个打击,是对政体和联邦。”

Legolas没有接上Sauron的话,他取出子弹扔给男人,将子弹层层缠绕在壮实的体魄上。“快别废话了,该归队了。当然,前提条件你不想被Gala的子弹瞄准,先把红外线带上。”

“现在是白天。”“嗯,当然是白天。”

说不定就有用了呢?



2014-08-27     10:24


“都去死吧!这些不要命的疯子!”

Thorin砸动了总监控,被黑色直发的男人斜眼一瞟。他看出了Erlond按捺不住的动机,他已经不计其数的被激怒,只是用着残余的理智在对待那些人和事。

“Erlon,我可以再次带队前往。”
 
“上次我们已经损失惨重,现在只用做待命,总部急需支援我们再出手。”
 
“不,即使总部不需要我们,他还需要我们,Erlon 。 Durin和Thingol都错了,他们不知道他是多么少见的优秀探员。他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。”

“…以前你们那么僵硬的关系,没想到也能一架就打好。…那好Thorin,我依然派Tauriel做你的侧翼防守,至于Arwen,她可以协助作为战地通讯员。把Thranduil完好无缺地带回来,时刻掩护他的身份。”

“明白,总执行官。”Thorin敬上一个严肃的军礼,原本俊俏的脸庞显得更加气血方刚。他从不怕死,从多年前便如此。

Tauriel已经穿好了行动服与Thorin接头,早就待命在外,她知道Erlond不会坐视不理。

“我以前一直瞧不起你在我们这个队伍中独立的性别,桃子,现在我为我所说的话而道歉,相信你会是个英勇的好战士。”

“索队,这不关乎于相信,这是我本就具备的能力。”她露出一个挑逗似的笑容。她当然从来不把这个自负队长的话当成事,反而认为他可爱。

“中情局的报告,依然是由Angmar作为头目集团,而且他们这次几乎是全员出击。万分注意,不要让任何人有大危险。不能放弃任何一位有呼吸的兄弟!”他转身看着电脑前的男人。“按照Thran的提示路线已经拟定完毕,只是警方并没有核实与采用。”他说下去,仅仅对着这位准备戴上帽子的男人。

“Thorin,别为了你曾经是个骄傲的海豹突击队队员。”

男人竖起大拇指,示意他一番,从索道梭下戴上头盔,在腰带上系起了传呼机。



2014-08-27      10:59


Legolas和他的人在指定地点布下炸弹和地雷。Thranduil看见他便从防守的货物堆里爬起了小跑到他身边。

“你没告诉我关于炸弹的事。”

“我也没告诉你,Angmar在大道上布置了五名狙击手。这很公平Thranfuil。你只让我告诉你计划,这却都是细节。如果说是由那个人告诉你,你的情报只会更少。”

他踩着地上的沙石,头也不回淡淡说着。Thranduil气愤地发抖,他攥紧了拳头到头来还是没用出口。他已经够仁至义尽,至少他在保自己的性命,冒着生命危险。而且可以保住同胞的性命。只是在于这些人是否信任自己。


 2014-08-27         14:06


Kili在地面冲锋带队,他已经找到了据点,在路上堆砌起了卡车车轮和建筑材料,恰与Saruman在远处的据点遥相呼应。Angmar看着他未来的城市一点点沦陷露出微笑。Narco手下的人不错,能和Saruman接应。这里仅仅是国土疆域的边际,东南是与哥伦比亚国界。这个区域的警力资源匮乏。或者,本不匮乏,对于这个极端组织的千人攻击,他们的确太少了。

在晃荡的火焰和枪声中,那个士兵独有着玲珑身姿和干练的动作。他一眼就能认出。Kili冲出堡垒扑倒一位从飞机上扔下绳索落地的士兵,那个士兵侥幸没有被子弹击中,到那人胸口的项链落进男人眼里,他扒下对方的头盔,他们消失在了滚滚浓烟中。

“Tauriel!?你怎么来了?!你们距这里那么远__而且战斗对象居然是我!?这不是你们的作战片区__你不会知道我们的人,”他有些茫然地扯住裤子,眼中百感交集。是的,他的多年的女友此刻清楚了他的身份。“桃子,我!听我解释,这”

Tauriel一直没开口,但在他的嘴继续闹个不停要再次张开时吻了上去。

“听着,Kili,我尽一切不攻击你。还有,”她仔细端详着面前的男人,他们许久不见了,最直接的见面方式都由公园门口见变成了视频聊天。“别让自己受伤了,My dear Little boy”

Kili差不多是勉强挤出一个他擅长的逗人的表情“ Okay ,my dear little girl , you too”

Tauriel端起枪跳出砂垒,在地上翻滚几圈后回到了她的作战计划点。



2014-08-27     15:53


“如果不在主场,我的用场还真的无法显露!我真他妈不知道向谁开枪!?”他骄傲地笑着告诉Sauron自己枪法有多准。至少他俩在战场上是好拍档。

“你的用场?!”

“就像这样!?”他再次让人被爆头“你他妈不知道我有多准!?”

“妈的!向所有想要攻击你的人开枪!还有,能把消声器安好吗?!”他滚了一圈。“我去掩护撤离,你尽快来!”


而现在Legolas走向了洞口,地上堆满了尸体,敌我皆在此丧命无数。他们都没用想到这次抗衡被持续了近七个半小时。多数的地面作战组织都到达了坐标位置。他们的部队已经使用RPG导弹击落了不少特种部队的来机。适可而止了,这分明是自己输了,既然游骑兵和三角洲联合反恐,他们必死无疑。不过大大削弱了警力,与自己,也算成功。大部分活着的人已经搬至安全地带。

Legolas坐起,托起脚向前摞动着,他手里还握着一颗小型榴弹,向着安全地带反方向地行动。

“不Legolas,你前进一步我会射击你。”他突然出现在背后。Legolas不必回头就分辨出他的声音。他想象着此刻Thranduil握着枪杆的骁勇的模样。他应该就要离开了,剿空集团内部的人,自己假装死者返回部队。

“算我求你,停下来,否则我会开枪。”

“求我?那你跪下来啊。”

他愣住,Legolas的脚步微微停留在空中两秒。他猜到男人是不会的。

他还是向前去了。

Thranduil说不出的委屈与悲伤。他到底也认为自己只是为了寻欢作乐罢了,他不知道那是真实的感情。真是没志气。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Legolas?单纯是做了那么多年特工,唯一一次不能果断扣下扳机,甚至到现在都不愿意开枪。他只感觉鼻尖一酸,眉头拧成了树轮。灰土和烟尘顿时侵入他的眼眶,真实的感觉却是鼻酸。眼底突然漫起的潮水穿透了Legolas的脚步声。

“Thranduil!”他疯狂地往回跑来,一手将Thranduil扑倒在地面,洞外手榴的滚烫气焰卷起了沙石灰尘。传来一阵阵子弹穿透空气的重击声。还有小型炸弹在洞外持续爆炸。

Thranduil眼见着男人护住他挡住了火海,也清晰感受到了他在自己没事的瞬间啄了自己的嘴巴。确切的说,是咬了一口。

“唔!”他转身看到Legolas准备爬起却几乎倒在地上的动作,汩汩鲜血从他的肩头漾开,浸湿了军绿色的内衫。他捡起地上的金色的小东西,马上认出了军方的子弹。他也明白了对方是什么人,立刻发出了信号。Thranduil转头警戒着一直尾随的军方人员,他托起Legolas到了屏障似的拐角,踩着心跳走出去,一路回想了Erlond交给他的自己人的提示,面对那些挨个放下枪的人,难以启齿地报告道。“死了。”
 
端着枪的男人们走出窖洞口,门口响起一声轰鸣。左面的洞口封住了,只剩一道小口。是Thranduil封锁了道路,用他最后的炸药。Legolas的伤势不算严重但是足以疼他个一小时了。他马上回到男人身边,撑起了他的手臂。胳膊上不停流出血液,子弹打偏了骨头,却依然插在血肉中央。

“不行,Thranduil,不要碰那儿。”
 

“Sir,Mr.Thranduil还没出来。”

“不用管他了。他已经脱离了我们的队伍。Narco被他藏起来了。”Thingol的声音格外刺骨,接收员呆楞了许久才给与答复,他看向那个微小的洞口。“明白。准备投掷M-A27型炸弹。”


“这会很痛。”他有些严肃过头了。

“我很清楚。”Legolas抬头看Thranduil,却被回瞪一眼。他可没想到Thranduil会为了他停下脚步。还有那些事,简直不敢想象面前的美人愿意追随自己。只是,美人还被自己玩弄于鼓掌很久了。“那我开始了。"

Legolas点头,当那只手穿入皮肤靠近骨骼时,窖洞里回响着他的闷哼声,他尽量控制着不出声,当然现实让他战败了。过程痛苦却不冰凉。直到清脆的一声子弹落地。Thranduil迅速脱掉外套,将里衫剥离身体,一把撕成了条状,缠在Legolas胳膊上。Legolas看着他认真的表情,那颗脑袋在身前摇晃着。因为疼痛头顶密密层层的起了一层薄汗,眉头渐渐舒展开来。还是那张俊俏的脸带着戏谑。

“想不到你还会这些。”

“不学好这些东西上战场,只会让自己死的很惨。”

Legolas笑笑。

“真漂亮。”

他动起那只没有伤口的手,将Thranduil仅剩的那件外套给他拉上了拉链。

“你是我的所有物。”他凑上去,鼻尖挨住男人的脸。恰巧他没躲开。“我还知道,你喜欢我。从我吻你开始。”

“Legolas,我没有你的少女情怀。”他保持着镇定继续着手中的动作。

他仰着脑袋看着洞顶,视角的盲区里有烟火的色彩,他闻到了一股火药的味道。

“Thranduil!是手榴弹!快走!”

太近了。

男人起身,他没有离开,反而以最快的速度在爆炸的一秒前,用地上的一个警用头盔扣住了手榴弹。只有一声闷响,头盔从地面弹起,内部严重损毁,男人被凶狠的气流直冲到凹凸不平的墙面上,并不鲜艳的血液随着下巴淌到颈脖。Legolas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发生,他最快的凭借一只手攀起,冲到他的身边单手将他的上身抱起来。

“Thranduil,快给我起来,Thranduil,醒醒!”

他没有回应,苍白的脸上沾满了灰尘和血液,也因血液,毫无血色的唇染的鲜红。禁欲,诱人。

Legolas艰难地把他背起来,向右边的洞口奔去。洞口有人接应,他们却无法从Legolas 的手里带走Thranduil。


2014-08-27    16:37


Legolas或许是疯了,他到现在也没有让男人接受治疗,反而一直紧紧抱着他,打理那些杂乱的头发。久久没有说话让他上唇与下唇相沾粘,他的眼底只有愤怒,不是悲伤或者感动的热泪,仅仅愤怒而已。是的,他可以心无杂念地杀掉所有人,所有将Thranduil和自己差些置于死地的人。

他比Thranduil还清楚男人的处境。Angmar不会留他活路了,而那些他誓死效忠着所谓“正义”的一方也并不在意他的生命。反而像是给Thranduil浑身绑满炸弹后运进了集团。他们都在把他往火里推,他们都打算逼死男人。

“Legolas你疯了!”Galadriel从尘土里走过来,她提起男人的衬衫领口,却死活拔不出他怀里的Thranduil。她只有伸手进他的怀里,从Thranduil半开的的口中,从他的脖子到衣物上来寻找血液。她满手沾上乌红的血液,接近凝成块状物,歇斯底里地吼叫。“ Legolas!你看清楚了这是他的血__Thranduil的血!放开他,你不会让他死,你不会让他死的Legolas!你看见了吗?”

Legolas呆呆地挪动他布满淤青的头颅,逐渐恢复了一些神志,他的手指渐渐松开,肩上紧绷的肌肉突然松弛下来,Galadriel立刻给他注射镇定剂,派人背走了男人。她伏下身子,支撑起Legolas半边身子,搂着男人一瘸一拐地行走着。Legolas的手在他面部不断抓揉撕扯,泛红的眼角透露着仇恨,他脸上的尘土与血色都没法挡住,最终停留在口部。

“带Legolas和 Thranduil去医院,现在!”

他醒了,恍恍惚惚感觉到输液管里的液体通向自己的血管。是有些失血,但不多。Angmar也是大惊小怪。他想起什么,抽掉了输液管,床头取下枪。

“Thranduil在哪儿!?”Legolas踩着冰凉的地板来到走廊,他随手抓住一个护士的脖子将她按住。护士惊慌失措地翻动着手中的记录。

“他、他在I-09…十三楼。”

他气急败坏地甩开护士,电梯还没有到,Legolas便起身从安全通道跑去。他在很多病房里很快地就找到了I-09,一间单人病室。Legolas 推开门,Thranduil就躺在床上。他身上连接着输液管和心电图线。

Legolas又安静地坐下,双手交叉又重合,摩挲着指尖粗糙及光滑的皮肤。他就这样平静地看着男人,害怕他醒不过来了。说是害怕,更多的是解脱。无处来源不知去向的感情。

直到主治医生端着仪器推开门前一秒,Legolas起身。枪口正对着医生。医生惊讶着抖落了手上的药物和仪具,他缩到墙角处。“他的状况如何?”

“目前…目前暂没脱离危险阶段。仍需治疗。”

“给我治好他。”

医生拍了拍他的大衣起来,保证了医生惯来的道德和底线。“Sir,无论如何我们都对患者负责,全力保证他的生命安全。”

“告诉我,这是哪儿。”

“麻省总医院。您可以放心。”

他走近医生,枪还是抵上了医生的喉咙。“他十分钟不醒我就杀掉你。”

“适可而止了,Narco。”Angmar走进来。他毫发无伤地待在安全地带了八个小时现在大摇大摆地走进来。Legolas扔了枪坐回床边。

Angmar走近,手指覆上了床上男人的脸。“我一直疑惑着什么样的人才能够迷惑你。”他唯一的触感只是冰凉。Legolas环顾了一圈周围的人。

“ C'est mon, Personne ne peut le toucher!”

Angmar被撇开手指,他似笑非笑地点头,露出那个可怕的脸。“  Tu vas le payer.”

“ Je n'ai jamais changé son choix.”
“  Tu prends soin de toi.”

男人甩开风衣离开了病房,所幸没人可以听懂。Legolas转过头看着Thranduil,药袋里的液体一滴滴融进他的血液里。他拉起男人的一只手贴在自己脑门,医生为他注射了药液。

“ Je laisserai personne te faire de mal. Maintenant, Moi aussi”

大约也是过了十分钟,心电图开始变平,可是他醒来了。他把心电图管扯下来,手指还无力地搭在床面上。

“你所谓正义的是什么?所谓的国土和那些将你生命视而不见的人民?”

“…Legolas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。”

“他们想置你于死地!他们根本不在意你的性命!”

“不,Legolas…只是为了更多人的生命,你还不明白我们的任务。”

“Thranduil,我不在乎他们的生命。我不会让你死。死也该是被我杀死。”







 



_______________

  法语大意“没人可以碰他。”

“你会为此付出代价。”

“我也从不曾为自己的决定后悔。”

“好自为之吧。”


叶子对瑟兰:“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。从现在开始,也包括我。”





 







Lucky蓝婊

叶子,临摹枣子大大的

送给一个可爱

哈哈哈哈我戳萌